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二章 嘤嘤嘤

第两百二十二章 嘤嘤嘤

        其实,以前的夭夭就不过分吗,以前的她明明也很过分,可以前是李承乾对此还不太上心的时候,那想要蒙混过去,还是很容易的。

        只不过,现在的情况又有些不同了,她等于是明摆了跟他叫板,因此,说实话,她还真的有点担心李承乾一时半会会接受不了。

        确实!她太打击到他了,明明就是一个学渣,为什么能写出这些东西来?在他所认知的世界观中,这根本无从解释。

        以前——他是从来都不信夭夭说的什么仙人弟子这样的话的,因为他总觉得,这就是夭夭拿来骗人的,可是,难道真的如同她所说,她真的是仙人弟子?

        这一刻,便是连她的出身,都忽然变得神秘了起来。

        他当然不愿意相信她是仙人弟子,可若不是这样,她之前所做的每一件事,就都无法解释,心里有点堵得慌,他强撑着硬是吸了一口气。

        如此,这才慢慢地把这种被惊到给缓了过来。

        ‘你真的是仙人弟子?’

        他原来本想说。然而……到头来,他却又止住了,因为他只要知道,她是爱他的,这就足够了。

        这不!夭夭笑着笑着,接下来却笑得比哭还难看,再后来,她还真哭了。

        这顿时让他不由得有些手忙脚乱,忙道:“好了好了!怎么突然就哭了!”

        其实……夭夭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哭了,就感觉,忽然很委屈,当李承乾如此问的时候,她一时间找不到别的好的理由,就只好胡乱地编了一个道:“这让我想起了师父,以前他让我背这些东西的时候。”

        据说,会撒谎的孩子,比一般的小孩子要聪明得多。

        李承乾听了她这话,果然便不疑有它,仿佛立刻便也能接受这种设定了。

        “好了好了,不哭了。若是你师父回来了,我定要好好惩治一下他,让你背书背得那么辛苦。”

        李承乾已经自行脑补了两万字,夭夭是如何在对方的摧残下成长起来的。

        毕竟,若是不辛苦的话,肯定背不出这么多东西来。

        见李承乾已经往这个方向去想了,夭夭便也不再作解释,此时此刻的她,更需要的是对方的怀抱。

        其实……李承乾还有一个问题没有解决,那就是,即便夭夭她师父是仙人,但是仙人也要讲基本法吧,难不成,你这仙人除了是仙人,还是一个大文学家不成,不然,一个人即便穷尽一生,也不可能留下这么多好听的句子吧。

        更别说,这些句子竟然一句都没有流传开来,难道,这不会很奇怪吗?

        不过……

        随着夭夭一哭,这些都无关紧要了,毕竟,安慰好她,如今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又好生地安慰了一会,这才把夭夭给哄好,夭夭也无比依恋地抱着他,秋儿、苒儿这些原本闻声而来的,后面,也都被他屏退了。以至于秋儿、苒儿两人还奇怪,到底发生了什么?两人一脸疑问?

        等夭夭心情平复了一些,李承乾还轻拍着夭夭的屁股。

        为什么是屁股,可能是因为夭夭坐在他怀里,而他正好抱着,如此,恰好他的手也可以够得着。

        “不哭了。”

        见夭夭真的不哭了,他这才又看向夭夭所写的东西,只见——这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写得真的很好,读起来,让他都不免热血沸腾了起来,因此,接下来也是对夭夭说道:“这四句,第一句为天地确立起生生之心,第二句,为百姓指明一条共同遵行的大道,第三句,为以往的圣人不传的学问作继承,第四句,为天下后世开辟永久太平的基业。实在是站在无比高远的高度,此等远大的理想和志向,真叫人肃然起敬,自愧不如。夭夭……”随后,李承乾也是接着道:“我可以把这句话用在这一次的科举试上?”

        夭夭也是抹了抹鼻子,含混不清地道:“你要拿来出题吗?”

        “怎的可能!若是把这四句话放出来,有人能写出比这好的吗?而若是让他们注解,无非,也只会是拾人牙慧罢了。”李承乾便道。

        “那你想用这句话来做什么?”夭夭便道。

        “用它来提醒天下的士子,他们来参加科举试是为了什么。”

        夭夭对此,倒并不怎么在意,反正,这个世界又没有人知道这句话,随便李承乾怎么用。

        “随便你,反正,我又没用。”

        得到夭夭这句话,李承乾自然也是极为高兴,他已经想好了,就把这句话印在答卷上,以后甚至可以作为常态。

        “不过……”

        夭夭接下来又道。

        “不过什么?”

        “不过……我可不可以也出题?”她终究还是对科举试下手了。

        此时听得她的话,李承乾也是道:“你要出什么题?科举可是国家大事,容不得半点儿戏。”

        这时候夭夭便又要撒娇了起来,“可是,这科举选拔的都是这天下最最聪明的人了吧,我想考考这些人,看看有没有特别聪明!”

        李承乾便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心说,夭夭,虽然我是很宠你不错,可你这样就有些过了啊。

        先不说他答不答应,估计其他大臣也肯定不会同意。

        而若是传了出去,让人知道是她好奇心上来,才这么做,说不定,天下的士子还会觉得自己是不是受了奇耻大辱。

        “这个……不太好。”李承乾接着便道。

        “好嘛,不算最后的结果,就是让他们考完原本的试题后,再给他们一点时间,来想想那个问题,称之为‘附加题’不行吗?”

        说实话,李承乾根本没法招架夭夭的撒娇,可这还是让他有些犹豫,更何况,这无关紧要的事,没必要这么做。

        而若是让别人知道,是他宠夭夭,才给夭夭这么做,那他这个太子,可能也怕是要当到头了。

        “嘤嘤嘤!”

        “你再让我好好想想。”

        “好嘛好嘛!”

        “你想出什么题?”

        “唔……”一说到这个,夭夭当即便又有了精神,随后就给他写下来她想问的问题。

小说软件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