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三章 科举改革

第两百二十三章 科举改革

        因为真的是临时起意,所以,这一次想的时间便有些长,不过李承乾也不着急便是了,而且,他现在更应该考虑的问题是,这个口子一开,千百年后,会不会有人把他评价为昏君。

        毕竟,让自己宠爱的太子妃给天下参加科举试的士子出题,这、这难道不会让人觉得很荒谬吗?这似乎是典型的亡国之君才会做的事情啊,可他又不好拒绝夭夭,此时此刻,他方才明白,要当昏君,其实也是很难的。

        终于,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夭夭这才写出了第一道问题,‘在秋天无风或微风的清晨,湖面上方常常有一层厚厚的水雾,请解释秋季水面容易产生水雾的原因?’

        看到这一道题,还好,这问题虽然他一下子也没想出来什么东西,可终究,不是那种低智,又或者是幼稚的问题,他顿时便心安了不少。

        紧接着,夭夭又写下了另外一道问题,如图在木杆甲处挂一重物,要使木杆在图示位置平衡在乙处分别沿一、二、三、四四个方向施力,最省力的方向是……

        夭夭把图给画了出来,这下,这下可也把他也给难倒了,前面那道题,若是说他自信自己花点时间,肯定也还是能用儒家经典来解释一番,只是他如今并没有那么的心情,那么这第二道题,一看这画出来的图示,李承乾的脑袋、额头就开始隐隐开始发作。

        可问题是,究竟是哪个方向呢?或许……男的天生就会对这种题目感兴趣,所以,他当即也是思考了起来,可不管他怎么想,却大多也只是猜测,根本无从验证。

        毕竟,你又不能亲自去用力提一下,这可是在图上看到的。

        第三题,夭夭又画了一个图,这一次却是一个水杯的样式,水杯中有水,问如果水面发生了如图所示的变化,则水杯有可能的情况是,当看到这里的时候,李承乾感觉自己立马就知道了答案,这水杯肯定被人推了一下,不然,水杯里的水怎么会一边高一边低呢。终于有一道自己一看就能明白的了,可是后面,夭夭却写出了四个选项,让他选,一个是被人从右往左推了一下,一个是向左运动时突然停止。

        前面的倒是可以理解,只是看了后面的,他发现,好像这也可以,果然,后面的选项之中,就有两个叠加到一块的,可问题……他也没有试过啊,所以,有点不太敢确定。而且,向左运动,这个太抽象了。杯子又怎么无缘无故地向左运动,

        这就如同你做题的时候,看这个对,看这个好像也对,唉,整整六分的一道题啊,一个大意,可能六分就没了。

        不过,这也应该是最简单的一道题了,毕竟,选项都给你写出来了,只是这题简单得来,又让你不禁心痒痒,只能说,这可把李承乾给折磨坏了,到底选什么,直觉告诉他,肯定是叠加起来的那个,但是,他并没有验证过,而且太过于抽象,所以他也无法确定。

        “夭夭,这道题的答案是什么?”

        夭夭听得他的话,也是跟他说过,“你把杯子换成马车就知道了。”

        李承乾一听,只过了片刻不到,“原来如此!”那你为什么不写成马车,非要写成杯子?

        可以说,这是夭夭故意的,因为若是真的写成马车,谁还没有坐过马车呢,那这道题的难度,以及能让人思考的深度,就降低了很多,夭夭的用意不在于他们能不能答上来,甚至更不在意自己出题有没有误,她只是想让他们进行思考。

        “那前面两道题的答案呢?”

        随后李承乾又问道。

        夭夭便回他道:“我也在想。”

        “……”

        你都不知道答案,你出什么题。

        很快,夭夭便把二十道题写了出来,每一道题,都几乎涉及到了不同的知识点,而李承乾,毫无疑问,也被这些题目给吸引了,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喜欢接受挑战。

        然后……

        一脸苦闷的李承乾,以及一脸轻松的夭夭,两人便在此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因为要涉及到考试时间的安排,所以,接下来夭夭也是向李承乾打听了如今的科举制度,包括考生如何报名,生源来源,考试时间安排,这些东西都是她以往无法从书本上获得的,当听完了李承乾把一整套流程,都给她说完了以后,夭夭很快便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了,趁着现在李承乾十分听她的话,所以也是不失时机地道,“虽说这样灵活是很灵活,可终究,日后时间一长了,难免就会滋生腐败,说不定还会有人收受贿赂。而且……考试凭的就是实力,为何结果出来了以后,还要看他们以往所做的文章呢?那这一场考试的意义何在?这难道不是出题的考官,没能做好自己本职的工作,没能好好认真地出题,从更完善的角度去选拔人才,而自己给自己找的一个借口?还美其名曰,皆以一场之善,不尽其才,所以才这么做。”

        看到夭夭说得义愤填膺的,李承乾也是停了下来,跟她说道:“那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夭夭便双手挽着他的脖子,说道:“我觉得,至少应该是公平的,你考出什么样的成绩,就应该按照名次来录用,在公开榜单之前,所有人都不能看到这卷子是谁写的,应该在卷子上,实行糊名制。”

        其实……

        当夭夭提出这个方法的时候,她就知道,她或许已经涉及到某些人的利益了。

        但她总不能等着整个社会都腐败成风了,才这么做吧?

        到时候,阻力只会越来越大。

        怕是非得砍一两个人的头,才行。

        而北辰如今之所以没有如此腐败,其实也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甚至可能李承乾都不一定知道,那便是在立国之初,如今的皇帝便玩了一次钓鱼执法,他让自己身边人去贿赂官员,当然他也不敢玩得太大,诱惑了一大圈,居然只有刑部的一位司门令史收受了一匹绢帛,当然,一匹也不少了,三十三米才一匹呢,等到证据确凿无误后,皇帝便要杀了这名司门令史,要不是当时有人给这名司门令史求情,说皇帝处罚太过了,说不定这人如今已经不在了,为此,正因为曾经有过这样的事,所以,以后大臣心里都会有皇帝钓鱼执法的阴影,而不敢随便收受贿赂。

        但这种办法也就只能维持一时,等时间一长了,人的贪念终究还是会慢慢地战胜心中的阴影,到时候,难道又再拿一个人出来喊杀了?

        到那时,可能悲剧已经发生了。而且,朝中的贪污腐败怕也已经是蔚然成风了。

        法家说的好,人是靠不住的,只有制度才靠得住。

        为了李承乾,夭夭必然要在这里动手,只不过是大刀阔斧,还是细针密缕的区别。

        “糊名制?”

        李承乾接着也是问她道。

        “对,就是用浆糊,用纸,把考生的名字糊起来,这样就没有人知道这卷子是谁答的,最后,所有人统计出成绩,再按照成绩的顺序来进行录取。如此一来,时间即便拉得再长,也不会出现有人贪污腐败的现象。若是让一名官员贪污腐败,所有被他提举上来的人,都是与他亲近,不是他的门生,就是与他有利益关系之人,试想想,十年、二十年以后,这朝堂之中,会变成什么样?”

        听完夭夭的话,李承乾也是暗暗心惊。

        但转念一想,其实,这样的情况又是可以避免。

        比如说,每次可以换不同的考官。

        两种不同的方法,夭夭的显然要更加过激一些。只不过,夭夭说得也并非无道理。

        “那不能人尽其用这个问题,又该如何解决?”

        李承乾接下来又问道。

        “那你也可以出附加题啊。你想要什么样的人才,就往什么方向去出题,这样难道不是更有针对性?”

        李承乾觉得这说得很有道理,不过转念一想……他似乎又品出来什么了,于是问夭夭道:“那夭夭你出这些题,又是想选拔出那些人才?”

        被李承乾看破了自己的心思,夭夭接着也是头一扭,慌慌张张地说道:“我才没有。”

        一副傲娇的样子。

        的确!

        她没有,因为这些题,可能很多人一道都答不上来。

        明白夭夭这是典型的口不对心,不过,他也不会在意,“那你再给我说说,具体要怎么做。”

        他正好也是新官上任,这一次,父皇既是把这个交给了他,那他当然也想做出点什么政绩来。

        这恰好跟夭夭便不谋而合了。

        这一次的科举试,或许将会成为历年来最严格的一次。

小说软件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