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二十六章 那这算是什么

第两百二十六章 那这算是什么

        “家主正在里面接待贵客,你们不能进去。”

        门外,很快便传来了管家这样的声音。

        然而……两人势要过来的样子,这管家一个人,又如何拦得住。

        本来,孔齐为了不让家里人过来打扰,包括自家女眷什么的,怕会一不小心冲撞到太子殿下跟太子妃,所以早就想到了让管家一个人在外面候着,结果……这倒好。

        自己家女眷什么的,没有过来,然而自己侄儿跟他的那位朋友,此时拿着东西却是冲撞进来了。

        ‘成何体统!’

        人进来以后,还有些跌跌撞撞,管家这时也是赶紧跟孔齐赔不是。

        “家主,这些人他们硬是要闯进来!”

        而刘过当然不能让此事前功尽弃,进来后的第一时间便道:“学生请太子殿下行卷。”

        他这话一说,原本孔齐是想把对方赶出去的,不过很显然,若是真的直接赶了出去,那就显得李承乾的这个太子太过于不近人情了。

        果然!

        李承乾在听到这话后,又跟夭夭互相看了一眼,紧接着,这才让孔齐算了,而且孔齐一个人也阻挡不了对方两个人进来。

        “来人啊!你,孔奂!”孔齐正说着,拦在他侄儿的面前,同时对这样的侄儿很是有些失望。

        李承乾却说道:“算了!孔老板让他们进来吧。”

        “学生谢过太子殿下!”

        孔奂被孔齐一瞪,心中顿时便已是冷静了几分,也慌了几分,但刘过不同,反正他跟孔齐不沾亲不沾故的,硬闯了也就硬闯了。

        此时,刘过正被自己的计划成功而冲昏了头脑,此时,早便有些喜形于色。

        进到了更里面来以后……

        很快,两人便见到了传说中的太子殿下,当然还有太子妃。

        另外……

        一旁还有几个贴身的宫女在旁边站着候着。

        刘过进来后,纳头便拜,“学生刘过拜见太子殿下!拜见太子妃!”

        他这么一带头,后面,孔奂自然也是跟着。

        “学生孔奂拜见太子殿下!拜见太子妃!”

        孔齐倒是想拦,可都这样了,难道还有必要么。

        唉,只能说,这或许就是他这个侄子的命吧,到底是惹得太子殿下不痛快,还是怎样,说实话,他也都不知道。

        “都起来吧。”李承乾也是说道。

        “谢太子殿下。”

        两人这才抬头挺胸。

        果然!

        太子殿下就是太子殿下,根本让人不敢直视,至于一旁的太子妃……

        更是如此。

        不过,现在也不是观察这些东西的时候。

        “你们为何要闯进来?”李承乾随后便道。

        这时,刘过也是示意了一眼孔奂,结果孔奂慌里慌张的样子,他便只好自己道,“学生选出自己认为最优秀的文章、诗赋,加以编辑,写成卷轴,希望在举试之前,能把这些东西都投呈给太子殿下过目。”

        李承乾听了以后却也是觉得奇怪了,回道:“为何你不把这些投呈给当今的名公世卿及文坛上有名望地位的人,却偏偏要投到我这里来?你就不认为,如此太过于逾越了?”

        刘过便回道:“其实学生也想,可实在是行卷无门,学生自认自己诗作、文章不输于任何人,因此,这才向太子殿下自荐。”

        也不知道这刘过那里来的自信,不过也是,小说故事里也都有说了,谁谁谁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在谁谁谁的面前侃侃而谈,最后,谁谁谁果然欣赏他的才华,封他为谁谁谁。你若是不在别人的面前表现得自信一点,还说我不行的,那谁会看得起你啊!

        这可不是扮猪吃老虎的时候。

        而是,你必须得展现出自己能让人赏识的一面。

        当然,那万一失败了呢,这个问题,刘过是否又有想过?

        可能……

        在有的人的脑子里,就根本不会有失败这么一个词。

        更何况……

        刘过之前都已经失败三次了。

        此时,还不如就赌一把,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所以,这便体现出了孔齐的那位直至孔奂跟刘过的区别来了,刘过年纪相对来说要大一些,不需要什么退路,而孔奂,则是年轻一些,还有很多退路。

        “对了,还有我这位朋友也是。”

        咳!没想到,这刘过竟然还把孔奂也给带上。

        该说他有义气呢,还是想着一起死?

        “太子殿下,草民侄儿不懂事,他的行卷,就不必了~吧。”

        孔齐当即便道。

        因为孔齐一想大概就能想到,这一次若是不过,那基本上,一辈子都可能过不了了,毕竟第一印象已经摆在那里了。

        虽说他是对自己侄儿有些失望不错,但也不能看着他去送死。

        这不是他侄儿不能这么做,而是,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得换种不那么激进的方式。

        好在!

        今天李承乾心情也还不错,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便对孔齐道:“这不打紧…”这时,他又看了一眼夭夭,方才说道:“既然两人都进来了,那就把两人的行卷都拿过来我看看吧。”

        听了这话,刘过自然是大喜过望。

        很快,绿篱她们便把两人的行卷都拿到了李承乾的面前。

        行卷里面,既有诗赋,也有文章。

        所以,要看起来,其实还是需要花费一点时间的。

        李承乾就这样看了一会会,别的不说,写的诗肯定是比夭夭写的要好,但你若要说,真的是否有何让人惊艳之处,问题是,这个惊艳之处,又该如何去判定呢?

        比如说,刘过在这里写了一首大概差不多跟《悯农》一样的诗,表达的正是他的深谙民间疾苦,他的爱民情怀。

        若是放到一个真的关心百姓的官员的手中,可能,就会对他极为赏识,相反,若是给到李承乾这样的,不知何为艰辛的人手中,虽然也感慨,但其中的感情,自然就不会有前面的那么深。

        所以……

        在看完了刘过的行卷后,固然,李承乾也认为对方的诗赋,文章确也写得还行,可也只是还行罢了,他却不好去断定,这个人是否适合为官。

        嗯!

        事实就是这样,刘过的文章水平,对他来说,还并不能说十分有吸引,只不过是一般般的水平罢了。

        更别说……

        李承乾是看宰相们的文章长大的,你写的东西,难道能跟宰相的比?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但不管如何,当他看完了以后,总得给个评价吧,总得给出一些反应吧。

        说‘不错’?

        然而他转念一想,对方是否真的当得上‘不错’这么一个评价,而且,还有就是,他的这个‘不错’若是真的说出去了,是否,又会给对方,在他这里,对方的诗赋、文章便算是过关了,以后当官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了的错觉,可他根本没想就此便让对方做官。

        所以,李承乾只看,却并不发表任何一句评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太阳西斜,之前去给靖王府、以及左武卫将军府通风报信的人也回来了,这时,李承乾这才放下了两人的行卷,跟孔齐道:“孔老板,叨扰了,时候不早,我们也要先走了。”

        在正好路过两人,也就是刘过跟孔奂两人身旁的时候,李承乾已经走过了两步了,这才说道:“你们的行卷我看过了。”

        说完,便出门而去。

        只留下两人大眼瞪小眼,那这算是什么。

小说软件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