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在线阅读 - 第两百五十二章 第一题的原理

第两百五十二章 第一题的原理

        等用过了晚膳,夜初静,人未寐。

        烛火在肆意地燃烧着,而刚刚收回来的科举答卷,此时,也是被直接搁置到了一旁。

        如今在太子寝宫当中,正发生着什么旖旎之事。

        将寝宫中的女官和宫女都屏退以后,夭夭身上的衣服也是一件件褪下。

        当终于都到得褪无可褪的时候……

        这怀孕的肚子,也就出现在李承乾的眼前。

        那弧度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它跟那种赘肉不同,也跟一般的小肚子不一样,反倒是充满着柔和优雅的美感。

        只能说……

        李承乾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景象。

        是的!

        第一反应是直接看呆了。

        然后,便仿佛眼珠子如何都挪不动了。

        显然,他是被此时夭夭身上的独特魅力所吸引。

        若说此时夭夭的身材,又或者是大部分孕妇此时此刻的身材,肯定都是别扭的,但却没有人会不喜欢这种别扭。

        不过夭夭当然想让他感受的并不是这个,而是想对李承乾说,接下来她便摸着自己的肚子说:“看!你父亲在看着你。他会关注着你,看着你一天天地长大。这是浓浓的父爱!”

        夭夭的这一番话,立即便给了李承乾很大的感触。

        对!

        他不能学他父皇,从打他生下来以后,他父皇就对他跟母后不闻不问,只顾着他自己。

        更别说,如今他们的条件更好了,已经不怎么需要打仗了。

        他会每天都关注肚子的变化,

        必须尽到一个当父亲的责任。

        因此听了夭夭的话后,也是情不自禁地靠了过来,蹲下,关切地看着、抚摸着夭夭这微微鼓起的肚子说道:“我儿莫要怕,你父亲就在这里。你尽管在你母亲的肚子里安安心心地长大,你父亲我定当竭力地护着你,而且看着你、陪着你。”

        然后……

        夭夭便想说,你怎么知道他一定是儿子,是女孩不行吗?

        不过一想到……

        若是生个女儿出来,那就是李承乾是小棉袄,是她漏风棉袄,那似乎生个儿子出来也不错。

        摸摸李承乾的头,接下来,显然……还有重头戏!

        上一次只用了手,这一次,她想试试嘴。

        而接下来的视觉冲击,自然是李承乾难以承受的。

        甚至比上一次还要更快地,就出来了。

        ……

        到得第二日。

        一早,李承乾早早便去了明德殿,而夭夭,这才开始关注起那些答卷来。

        科举试最终的结果,会在三月三上已节之前公布,上已节,同样也是这个时代十分重要的一个节日,尤其是,在这个节日之前,科举成绩的榜单便会张贴出来,一般考上了的举子,此时便会一起作伴,来到曲池旁,一同共游曲池,为此,也曾诞生了曲水流觞这样的风雅故事,所以,为了能够赶在上已节,接下来,夭夭自然也是不能松懈,虽说,她这里的判卷甚至比明经科的都还要简单。

        她随手拿起一份卷子,往往看一道题目,只需要不到五秒钟的时间,像是第一题,她的评分标准是,能实事求是,便已经是及格,比如说,有的学子把这种想象,看成是天气阴阳之气交换而形成的,那从一个宏观的角度上来说,一切皆可太极,夭夭也不能说它是错的,便会给他一个勉强及格的评价,但是若是他除了这个,还又添油加醋,画蛇添足,又增加了别的东西,那她也就只好打个叉叉,然后接着看向下一题了。

        在夭夭判卷的过程中,秋儿、苒儿两人自然也对这些问题十分感兴趣,一开始,她们还不太敢问,直到看到夭夭对似乎大部分的答案都不太满意的时候,好奇的苒儿这才问了出来,跟夭夭说道:“太子妃,奴婢能不能问下,为何太子妃似乎对这些答案都不太满意?这些答卷上的答案,不都写得很好吗?”

        在她看来,显然都觉得这些人写得很好,语句都十分通顺不说,条理似乎也都很是清晰,而且,有的答案还能让她大开眼界,尤其还能看到不少的高论。这些人的回答在苒儿看来,自然是无比高大上的。所以,她无法理解夭夭的不屑一顾,也相当正常。

        见苒儿忍不住问了出来,夭夭也是停了下来,看了看她,苒儿以为自己嘴多,说错话,也是连忙请罪,夭夭却并不在意,而是回想了一番答案,这才与她说道:“你想一下,若是同样把一块铁跟一锅水一同烧热,也就是控制火势的大小都一样,然后这样等烧了一段时间之后,再慢慢地等它们都冷却下来,你觉得,一炷香之后,到底是铁上面更容易凉快下来一些,还是水更容易凉快下来一些。”

        面对夭夭的问题,苒儿忽然也是一顿,问题是,谁能想到这么刁钻的问题,夭夭便跟她俩说道,“你们现在去找一个釜来,釜上装满水,然后,去用柴火把水直至烧开,把水倒出来,另用容器装着,让釜跟水分开,然后再晾在一旁等一会,最后,等时候差不多了,你们再去摸摸釜底,还有那些热水,看看那个要更快凉下来。看着我做什么,现在就去。”

        苒儿得了夭夭的话,立刻便去尝试了,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以后,两人终于是得到了答案,当那些水还很温很温的时候,苒儿那釜底,却已经变得更凉。

        “如何?”夭夭接下来便问道。

        “是釜底的要凉得更快。”苒儿立刻便回道。

        夭夭听得她的话,也是点了点头。虽说这实验并不能说十分严谨,但其实也可以说明一定的道理了,她接着说道:“这就是考卷上第一道题的答案。”

        “?”

        不单单苒儿,秋儿也不明白。

        见两人都歪着头,一脸疑惑的样子,她便说道:“在这个世界上,每一种事物,都会对应着许许多多的特性,比如说,这个釜跟釜中的水,都吸收相同的热量,甚至,这釜底还是直接被烧的那个,但是为何最终,这釜底却比那些烧热的水,还要凉得更快?这叫物体的比热容!”

        “比热容?”

        “没错!比热容的意思通俗地说,就是指某一样物体,冷热升降的快慢。而这第一道题目,要考的,就是这个!”

        见苒儿、秋儿两人似乎还是不太懂的样子,夭夭接下来也是一步步地解释道:“首先,我问你们,‘雾’是如何产生的?”

        两人又是一脸懵逼。

        夭夭只好提示她们道:“你们可以想想冬天的时候,若是到了很冷很冷的天气,你们呵一口气出来,就会变成白色的雾,即便是肉眼都能够看见。”

        两人回想了下,似乎的确是那样。

        “所以,雾的形成条件,是你们口中的热气,遇到外面的冷气,两者冲撞,因此,这才成了雾。”

        夭夭几乎没有停顿,“那在秋季无风或微风的清晨,湖面上方为什么常常会有有一层厚厚的“水雾”?现在,你们该明白了吧?”

        “难道是因为湖里的水很暖,而遇上了湖面上的冷气?”

        “于是……这一暖一热便接触到了一起,所以这才形成了我们所能看到的雾?”

        苒儿仿佛一点即通。

        “没错!正是这样!这就是第一道题的正确答案!”

        “可是……”

        秋儿却仿佛还有疑问,她不由得问道,“可呼出来的气,跟湖面的水应该还是不同的吧?”

        她如此说道。

        “呼出来的气是流动的,而湖面上的水,却是静止的。”

        她似乎还是没有想通,这隔着还有一段距离呢,这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关键是,湖面上的雾应该都是飘起来的吧。

        见她如此纠结,夭夭也只好是对她的这种牛角尖说道:“那你想想,若是把茶水都烧开,你是不是一定要把手指放到茶水里,你才能觉得烫,你是否,只需要把手指放到茶水的上方,就已经感觉有热气冒出来了?”

        被夭夭这么一解释,秋儿才仿佛终于明白,忍不住一拍手,“对!”

        “有时候,你们不能光只看外表,要用心去感受。”

        “湖面上的水虽然并不如沸水一般,让你手一靠近,就会立刻觉得很热,但是,相比于湖面上的冷气,它还是相对更热的一方,所以,当你即便看到有的雾气,是腾空的,也不必惊讶,因为,这还是热气跟冷气相互冲撞而形成的结果,只不过,这种冷热,就不是我们能轻易地察觉得到,但冷热相交,才会产生雾气这一点,却是不会变的。

        “那么我再考考你们!点燃一根蜡烛,蜡烛上方的气应该是热的,而蜡烛更上方的气,因为没有接触到蜡烛,应该是相对较冷的,那为何蜡烛燃烧上方的热气,遇上更上层的冷气,却并没有出现雾气?”

        “……”

        两人一听,只觉得头都大了。

        可问题是,她们又不能不回答。

        毕竟,这是太子妃问到。

        “秋儿、苒儿不知。”两人思索了好一会后,还是没明白,于是不约而同地说道。

        夭夭也是看着她俩。

        说道:“你们是不是还忘了什么东西,比如说,你口里是不是有口水,湖面上是不是也有水,所以这里面都有一个什么样共同的地方?”

        “都有水!”

        “这就对了!所以不光需要有热气,而且还需要有热的水汽,蜡烛燃烧并没有水,自然而然,也就不会产生雾。”

        “太子妃您真的是知识渊博。”苒儿很快便怕马屁道。

        “你们拍我马屁也没有用,去给我那一杯茶水来吧,说得有些口渴了。”之后夭夭便道。

小说软件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