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在线阅读 - 第两百八十四章 命人作诗

第两百八十四章 命人作诗

        马车上。

        夭夭说完了那句话后,李承乾看着她,也是整个人沉默住了。

        若是以一句话而括之:得太子妃如此,夫复何求。

        然而若是要从头开始分析,首先,他就没说过自己要成为千古一帝,但是,千古一帝或许只是她认为他能够超过父皇的办法。然夭夭又是一个女子,她又能有什么办法,能让他成为千古一帝?而且,既然是千古一帝,又哪有可能那么容易实现?

        对于成为千古一帝,似乎不管如何,他都是不信的。

        可这事信与不信,于他而言,又有什么重要不重要的,更重要的是,他现在知道夭夭有这颗心。

        便想了好一会,这才回道:“其实……我没想过要成为千古一帝,我只是想做出点东西来,然后让父皇夸夸我、正视我。为何你会想到要让我成为千古一帝呢?而且千古一帝,如今能称得上是如此的,可能满打满算,也都不会超过两个。便是父皇,都不敢说自己是千古一帝。臣子当中,也都没敢如此来吹捧的。再说,能称之为‘千古一帝’的标准又是什么?要做到怎样,才能算得上是千古一帝?”

        被李承乾这一连番的问话稳下来……

        这些问题,却也是把夭夭给问住了,不过,她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设想便是了。

        所以,接下来她就挪了挪身子,换了一个更舒适的位置,这才说道:“我觉得,千古一帝嘛……首先,他的疆土一定要大!然后,对外打仗一定要强!别的不说,就算是国家百姓富足,但是外战要是都输了,这皇帝最终死后也只能是得一个‘仁宗’之类,说他只是体恤百姓之类的无用谥号。”

        “还有呢?”

        李承乾最喜欢听她侃侃而谈了。即便有些事情让他听着觉得很幼稚好笑。不过夭夭作为女子,想问题的时候想法自然会简单很多。

        夭夭便继续道:“除了疆土要大,然后文治武功,所以当然文治也很重要!”

        “那在文治方面,你又有何举措?”李承乾看似认真地与她说道。

        夭夭就感觉他在逗她玩,不过何尝,她也不是在逗他玩呢。

        “唔……”

        对于这个文治,她就不得不多想想了,因为文治这种东西,就好像文无第一,很难有一个准确的定义,不过很快,夭夭便道:“虽说我不知道如何才算是文治了得,但我觉得,只是让百姓富足这一点,并不能称得上是文治很厉害。”

        李承乾也是稍稍地装作想了想的样子,这才回她无不宠溺地与她道:“我觉得你说得很对。那你觉得,既然不能只是让百姓富足,那到底怎样,才算是文治了得?”

        这时……

        夭夭也好像是突然就想到了一句能概括的话,但她却没有说出来。

        “那我不知道。”

        她回道。

        “不知道也罢,那就别想那么多。我只希望能够看到你每天都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样子,就算是骄奢淫逸,靡衣玉食,那也比为了成为千古一帝,而每日焦虑要好。”

        李承乾采取的是把夭夭养废的政策。

        这虽然让夭夭很心动,毕竟她本来就是一只废仙女,但为何她又有一种,他要把她的智商降低到与他一个水平,然后再借机击败她的想法。

        到时候……

        她手无寸铁,那他就可以随便欺负她了。

        只能说……

        李承乾用心险恶。

        这么想着,马车上,夭夭也是很快便闭上了双眼。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这队伍已经下好了帐篷,驻扎在一块依水而开阔的平地上。

        外头……

        李承乾见她睡着了,也去找那十位及第士子去了,这一次随行的人当中,除了这视为及第士子,另外,李承乾还带了几位东宫的臣子,比如说太子右庶子高季,职比中书,高季今年应该不到三十,可也肯定二十七八了,其实像是高季这样的人,如此年纪轻轻,便做到了右庶子这个位置,自然是前途无量的,相反,其实那十位及第士子,也同样年轻,但竟然也通过了举试这才是不正常的。

        为何要这么说呢?

        因为,高季之所以能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就身居高位,那是因为祖上阔绰,高季的祖父在前朝的时候,那就是前朝里面的大官,相反,这十名及第士子,一个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竟然能被录取,而且一个个还都如此年轻,对于这些没啥背景的人,这高季肯定不管如何,都是有些看不起的。

        当然了,看不起归看不起,可毕竟太子殿下如此如此看重,那自然也有太子殿下的道理,现在,高季他们这些原本东宫的‘老臣’,就有点担心,这太子殿下是不是要另立班子,这很是让原本不少东宫的外臣们担心。

        这大概才是现实。

        因而……

        这十人初初来到,刚停下来,驻扎不久,这一群老臣们,尤其是以高季为首,就开始对这些人不知不觉地打压了起来。

        至少……

        得让这十人明白,以后东宫谁说了算。

        当然,打压归打压,真正那种下死手的,肯定是不会有的,但就是在太子殿下的面前比比这诗文,又或者是议一下那些无关紧要的事,引经据典什么的,却还是可以有的。

        就比如说现在,在看了某物以后,高季就说起了一句在经义典籍当中,很生僻的话,结果……

        以孔奂、李季常这些人的水平,自然是挠破脑袋都想不出来,而那些或许还能想得出来的,如今应该还在吏部等着分配。

        正当孔奂、李季常这些人挠破脑袋都想不出来的时候,正好,李承乾这位太子殿下也是走了过来,问道:“你们在聊什么?”

        这时,高季自然也是把他们所聊之事给说了出来,然后还不着痕迹地说了一句,这些年轻士子们似乎都还没听说过。

        李承乾自己倒是听说过,随后也是直接就把答案给说出来了。

        把功劳全都留给自己再说,表现出了我是不是很聪明的假象。

        高季对此自然是立刻便奉承了起来。

        但正当高季以为,太子殿下一定会对这些人很是失望,甚至往严重了说,说不定还会不满之时。

        然而接下来,让高季意外的是,太子殿下却似乎对于孔奂、李季常等人不知道,也没有多在意。

        唉……只能说,那他原来的目的就有些大打折扣了。

        见一边是向自己奉承的高季,另一边,则是满脸愧疚的十人,显然,李承乾也是敏锐地就感觉出来了。

        其实他天生就对这种平衡之术异常得敏感,又那里看不出来,是高季这些老臣想要打压孔奂等人。

        但他却既没有呵斥高季,也没有责怪十人。

        毕竟,在他看来,如此激发一下十人的潜力,那也是极好的。

        而且……

        这不就正是他想看到的,让这些人都能快速成长起来的办法么。

        对了,说起这个来,接下来李承乾也是出了一道题,他说道:“我前不久听到了一首诗,名为《上邪》,你们谁能作出比这更好的诗来?”

        然后……

        当他读完了这整首诗……

        其实倒也还好,因为丝毫没有背景,最多最多,众人听完了以后,第一时间的印象,也只会是觉得这首诗有些肉麻罢了,但其实再细细深究下去的话,这就很像很像是一首情诗了,当然,不管如何,既然是太子殿下吩咐到了,自然是一个个都得拼尽脑袋。

        终于……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承乾后面觉得,让他们作出更好的诗来,这太难了,不如还是换一下,换成作出一首能作为‘回应’的诗来,众人仿佛一下子便明悟了,能写出如此肉麻的诗的人,那想必是非太子妃莫属了,果然啊,这就是一首情诗!

        但这写得也太绝了吧!

        此时在众人说话的同时,一位起居郎,此时也是在记录着这一件事,xx年xx月xx日,太子殿下以‘回应’为由,命右庶子高季等人作诗。

小说软件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