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在线阅读 - 第两百九十七章 荔枝

第两百九十七章 荔枝

        说起荔枝这事……

        还真不好办。

        因为众所周知,他父皇是不太愿意大费周章,耗费民脂民膏的。

        虽然,这荔枝耗费的也不算是民脂民膏吧。

        毕竟,从岭南产地直接把荔枝从荔枝树上摘下来,又能花得了几个钱。

        真正难的地方,就难在这运输之上。因为岭南离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远超三四千里。即便是以最快的马,八百里加急,最快也都需要五日以上,然而,这里面需要使用到的人力、物力,却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

        其实在那天夭夭说了自己想吃荔枝以后,他就去问过家乡在岭南的官员,问若是要将岭南的荔枝送至宫里,要如何?

        当时那官员支支吾吾,一时竟然没法对上。

        不过想想也是,虽说对方是出自岭南,可不代表他知道如何运输荔枝?

        所以,他知道自己或许问了也白问。

        最后,还是找到了负责接收贡品的官员,来问了问岭南的荔枝之事。

        然而……

        那官员却告诉他,我朝自建立以来,就从未要求过岭南进贡过荔枝,至于他记得他小时候吃过的荔枝都是怎么来的。

        官员便告诉他,那不是来自岭南,而是来自巴蜀。

        巴蜀虽说直线距离比岭南近了许多,可巴蜀向来路难行,尤其要翻山越岭,所以总得来说并不比岭南快上多少。

        而且……

        这荔枝若想运到宫里来,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巨大,送来之后,也已经不大新鲜,再加上一点,皇帝、皇后也都不爱吃,后面也就慢慢地不再列入为贡品。

        “不知道太子殿下问这个……”

        那官员很是好奇。

        李承乾本不想大张旗鼓,但是,知道这并非是他一人就能够完成的,于是,就把事情也是说了出来。

        那官员一听,立刻便说道:“殿下!岭南路途之遥远,更甚巴蜀,而且岭南之路途艰险,且不比巴蜀差多少。此时若是想让岭南进贡荔枝,无异于是把天上的星星和月亮摘下来。”

        李承乾听了,也是微微地皱起了眉头:“莫非,就半点办法都没有?”

        那官员想了想,回道:“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李承乾眼前一亮,“你说!”

        官员便道:“其实自古,就有岭南的荔枝作为贡品被送入皇宫之中,甚至,还曾有过要将岭南的荔枝,移栽入宫中进行栽培的。可见,要将岭南的荔枝送入宫中,还是有可能的。只是……这荔枝,又名离枝,一旦离了枝头,很容易就会变坏,不出四五日,或许……这荔枝都还没有送到,便在路上已经坏掉了。因而,真正难以解决的,其实是这荔枝的保存之法。然而此等古法,随着数百年来的朝代更迭,早已失传。除非是让人遍访当年运送荔枝的贡园,问出当年那些运输荔枝之人他们的后人是否得知这荔枝路上储存之法,否则,绝无在宫中再吃到岭南荔枝的可能。”

        原来这么麻烦啊!

        可这事即便是再麻烦,既然夭夭想吃,那他也得去做啊。

        于是,便又召见了那位来自岭南的官员,让他写封家书回去,让其家人遍访岭南,看能不能寻到当初那一处皇家贡园。其实,即便找到了估计也难。毕竟,都不知道过了几代人了,再加上战乱什么的,这运送荔枝之法,怕是早已失传了。

        就这样……

        一直到得现在。

        他都还没有收到回信。

        此时面对夭夭的提问,自然,也是让他哑口无言。

        他总不能说,‘想吃岭南的荔枝?不可能!’吧?那岂不是要伤夭夭的心了?

        “放心,我已经让人去做了。”

        李承乾低头跟夭夭说道。

        “真的?”

        夭夭也是一脸狐疑,为何她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不信呢?事实上,她早已准备好了,第一年不可能吃上荔枝的打算,毕竟,先不说驿道通不通畅的问题,作为南方来说,肯定比之北方,在驿道上没有那么发达,如果说北方可能二十里就有一个驿站,那么到了南方,或许就不会这么密集了,可能要到三十里。

        没办法,这是地方发展决定的,此时的岭南,在北方人的眼中,还是一个不毛之地呢,而且南方事实上也不适合养马,就算养马养好了,有大量优良的马匹可以供应,但南方同样水网密布,有时候,你说不得还得渡河,这就不是光靠马,就能解决的了。

        因此,除了陆驿,说不得还需要有水驿。

        其实若是李承乾开口的话,她完全可以帮他解决这个问题。

        不就是荔枝保鲜嘛,她翻遍古籍,也寻得过一二方法,如果李承乾开口,她肯定就会告诉他。

        但很显然……

        李承乾肯定不会开口问她,而她,也明明可以直接告诉他,但最终……她还是选择了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这又是为何?

        因为这里边越是困难重重,就越是能够代表他的心意。

        她固然可以把方法告诉他,但是这样一来……

        那意义,也就没有那么大了。

        说完了‘真的?’以后,夭夭也是一下子放平了心态,接着,装作啥都不知道地说道:“那我就稍稍地期待一下,五月到来之后,能够吃上荔枝。”

        李承乾见她这么说,也是赶紧扯开话题,不想再在这纠缠太多,说道:“夭夭你去过岭南?”

        “没有。”夭夭回道。

        “那你是如何知道岭南的荔枝?”

        “唔……这天底下几乎就没有事情是我不知道的。不行而知,不见而明,这说的就是我。”夭夭。

        说着,夭夭便把注意力分散了。

        终于是不再纠结到荔枝的身上。

        李承乾这边也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不过,这时间上也是得抓紧了,如今已是三月底,离五月,最多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了。

        “李承乾,你摸摸我肚子,又大了。”夭夭。

        “……”

        “而且你拍拍,他还会踢人。”夭夭。

        你还别说,当夭夭真的拍拍以后,再把李承乾的手放上去,里边还真的回应了李承乾一脚。这让第一次当父亲的李承乾却是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整个人都不由得愣在了那里。

        紧接着,却是巨大的喜悦。

        忙问夭夭道:“你是从什么时候起发现的?”

        “嗯,今天早上!”

        “太医!”

小说软件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