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年后第一次朝见

第三百八十一章 年后第一次朝见

        三日后。

        正正是来到正月末,当正月还剩下最后一天,首先,对于东宫的外臣们,也是进行了年后的第一次朝见。

        这一次朝见,目的主要是有两个。第一,是如此久不见,说一些场面话、贴心话。

        第二,则是安排年后要完成的事务。

        第一个,自然是按照夭夭说的,统计百姓的土地,人口,以及投入产出,家中是否有牛,牛的效率如何,还有农具如何。

        第二个,夭夭显然十分关心物价,虽然在这样一个信息交流并不怎样的时代,物价的波动可能会因为某些原因而变得非常大,但是,夭夭还是想知道日常每一样东西价值几何。

        第三个,夭夭还想知道商户的占比,以及他们所经营的商品种类。而对于平民百姓来说,他们平常消费最多的,又是何种商品。还有每月的支出大概在多少。

        说实话,虽说大臣们都对太子殿下能够如此关心民情,而觉得很高兴。

        可是……

        这时候,刚好归来的右庶子高季便上前说道:“只是如此一来,会不会太过于琐碎了?殿下若是想了解百姓之疾苦,只需要找几个人来问一问即可。”

        李承乾也是很坚决地道:“不用多说,让你们去做,你们就去做就行了。这事就由于左庶子来负责吧,把人手都分派下去,本太子要的不只是一家之言,要的是全部。”

        于志宁此时也是道:“可如此一来,即便是以东宫上下的所有人手,恐怕也是要花费不少的时日。”

        李承乾也是右手按在案几之上,说道:“我们东宫,最不缺的就是时日。”

        ……

        把事情安排下去后,众人自然是满心疑问。

        不过好在,也没什么人反对就是了。

        高季随后也是汇报了这半年来,他所寻找到可以用于炼制水泥的矿山的成果。

        李承乾先把这个搁置到一旁,而李季常这边,也有收获。

        经过这半年来的反复试验,煤炭在经过点着,然后用水浇灭以后,的确可以用于炼铁,而且……不比木炭差。

        这两项成果,在这一次的朝会当中,自然并没有引起多大的重视。

        不过,李承乾还是为褒奖两人的劳苦,给两人每人特意地赐了两百匹绢。

        这两百匹绢,拿到市场上折合一下,价值也不低了。

        也恰恰是因为这样,这就让更多的东宫官员摸不着头脑了。

        李承乾懒得与他们解释。

        接下来,还有下一项议题。

        李承乾问东宫十率的人,在十率之中,有没有尤其擅长水性的。

        只能说,这又是一项让众人摸不着头脑的事情。

        李承乾让东宫十率的率长自己做好统计,把人数报给他。

        当这些都基本上谈完了以后。

        随后……

        李承乾也是可以问最近国都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

        而接下来……

        便于左庶子的汇报了。

        ……

        李承乾坐在位置上,听了下面的臣子汇报了一上午。

        基本上,都是一些与他如今关系不大的事,除了有一个,还是由高季说的,说是他父皇的一位妃子,杨淑妃,诞生了一名皇子,这才稍稍地让他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危机。

        但对方毕竟不是嫡长子,想继承皇位,朝堂上的大臣也不会答应。

        心里面虽说是这么想的,但是,回到了后宫以后,心里面还是有点不舒服。

        夭夭在研究自己的高空遥感拍摄计划,见他回来后,便坐在那里。

        也是好奇地问道:“怎么了?今日的朝议不顺,有很多人反对?”

        宜春宫之中。

        夭夭缓缓地朝他走来。

        李承乾听得她的话,一开始也没有说话,不过这倒是更让夭夭感兴趣了。

        “那我猜,一定不是因为朝议不顺,想来,应该是父皇那边出问题了。难道,父皇给你生了个弟弟了?”

        “你如何知道的?”

        当夭夭说出来后,李承乾也是随即被惊讶到了。

        夭夭也是觉得有点头疼地道:“我猜的,不过若是真的生了个皇子,这可就麻烦了。当一个人过惯了只有自己独宠的日子后,是绝对接受不了,还有别的人来夺宠的事的,尤其是,如今你远离辰都,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一天只要皇位还没有确定下来,你的那个弟弟,都不是完全没有逆转的可能。”

        当夭夭说起这事的时候,竟然说得像是与她毫无关系一样。

        这倒是让李承乾不由得露出了苦笑,道:“夭夭你为何可以说得与你完全没有半分半毫关系一样?”

        夭夭便竖起右手食指道:“这当然与我有关,只是……如果你不能站在一个超脱自己的角度去分析自己,你就无法认清你自己,还有你自己所身处的这个世界。”

        李承乾也是微微地皱了皱眉头。

        夭夭接下来继续说道:“管他生的是皇子还是公主,不如说,有如此一个竞争对手,难道不是更有趣?你如今是不是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压力了?同时,也莫名地有了动力。”

        面对着夭夭戏谑的表情,李承乾真的只能是对夭夭的乐观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的确没错!

        当听到这消息以后,他顿时便头也不疼,腰也不酸,一下子就坐直了。

        李承乾:“那太子妃觉得我接下来该如何做?”

        夭夭便道:“问你自己的心吧,你觉得怎么舒服,便怎么做。不管如何,我都支持你。”

        李承乾想了想,不管吧,好像太无视对方了,管吧,又似乎太热心,显得自己越界了。

        最后……

        李承乾重新抬起头,望向夭夭:“我也不知道该当如何。”

        夭夭便回道:“那便看天意吧。”

        “看天意是什么意思?”李承乾。

        “就是我们只需要做好我们自己,至于他会变成什么样,只要我们遵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如此,便足矣。”

        原本还有些不舒服的心,经过夭夭这么一开导,瞬间就好起来了。

        接下来,也是不管了,随后便对夭夭说道:“你说从今日起要教我熟悉水性,如何熟悉?”

小说软件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