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七十四章 一场颠覆所有人认知的大战

第四百七十四章 一场颠覆所有人认知的大战

        距离河西九曲羌人所占的山头还有大概不到十里。

        这边作为松州城本地人一个左虞侯便对夭夭道:“禀皇后,前面还有不到十里,就是甘松岭。”

        夭夭也是点了点头,然后勒住马,沉默不语。

        这时苏烈便上前道:“皇后是在想什么?”

        夭夭便道:“本宫这是在想,若是对方真有伏兵,那应该,也在这附近。”

        “如今到这一看,左边,山体还算是陡峭,不像是能藏伏笔的地方,右边,山体虽颇为舒缓,但林草茂密,也不像是可以隐藏骑兵在里面。”

        苏烈听到她如此说,也是道:“皇后是在想,这支部队的伏兵在哪,臣也以为,这左右都不适于藏兵。”

        夭夭便道:“既然这样的话……左虞侯。”

        左虞侯:“臣在!”

        夭夭:“你说从这里出去,只有两条道,一条是直行道,不过要翻山,而另一条则是平地,只是要绕的路有点远,若是到了雨季,会成沼泽不好走?”

        左虞侯便道:“是!”

        夭夭便又看了看前面的山势,说道:“那敌军如今驻扎在山头的那一侧。”

        左虞侯便道:“在右侧。”

        夭夭便又问道:“前面是一块平整的土地。”

        左虞侯:“对,没错!”

        夭夭:“那想必,敌方的骑兵,既有可能就是埋伏在左边这条路上的山头之上了。”

        夭夭遥遥一指。

        可惜,原本她还想冲锋一轮,看看能不能削弱对方的实力。

        不过……

        此时让彩云做好准备,也没差,随后,夭夭便在对讲机里与彩云道:“你都听到了?”

        另一头,彩云也背着个军用无线电,回道:“听到了。”

        声音再传回来夭夭这边,只能说,夭夭的这个皇后,背着无线电背包的样子有点奇特。

        但没有人知道,她在跟谁说话。

        左虞侯、苏烈都一脸问号,夭夭这边也是道:“不是跟你们说话,好了,再往前前进五里里,然后原地休整,休整以后,我们直接取道右边,快速穿插过去。”

        与此同时……

        甘松岭之上。

        夭夭已经走到离他们这里只有五里地了,这自然也是引起赞卓噶尔的关注。

        只不过……

        按照哨兵的回报,对方却似乎并不着急着进攻,反而竟然是在离他们如此近的地方,原地休息。

        这才五里地啊,从甘松岭之上,他们就能直接俯视夭夭的三千人马。

        而且,通过肉眼,可以粗略判断夭夭的大体人数。

        还真别说,这人数还蛮多的,即便是作为先锋部队,但是,松州城竟然能够拿出如此多的人,也实属是有点不可理解。

        更重要的是,对方竟然还不怕他们。

        所以,紧接着,赞卓噶尔便又让哨兵去探。

        而当再往前推进了五里后,夭夭也同样在观察赞卓噶尔的营地,拿着望远镜,山岭之上的情况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而当看到,真的如自己所想的一般,夭夭也就更加放心了。

        再从对方,明明自己离对方这么近,都还无动于衷,说不定是想等着她们进攻的态度,也是可以看得出来,对方的目的应该不在于如何进攻她们。

        那就行!

        赞卓噶尔看到夭夭这边埋锅做饭,还以为夭夭是想吃饱了再打上山。

        于是,接下来,也是吩咐士兵都做饭。

        而且,再次派出哨兵上前查探。

        也就吃饭这会功夫,哨兵才得以敢走得更近,而一旦走得更近,当然,看到的也就更加清晰。

        这位哨兵小弟几乎是要拿自己的生命来做探哨,不过不探还好,一探,经验丰富的他,便好像发现事情有点严重了。

        要知道,在北辰军中,士兵之间自然也是有优劣之别的。

        虽然大家都是边军,但是,这衣服的颜色,或者说是新旧,也是可以看得出来,士兵与士兵之间的区别。

        但刚刚,他好像竟然在此军中,看到了有玄甲军。

        玄甲军可不是什么大路货色,随便都能够见到的,除非是北辰的哪位大将亲征,不然,一般在边军当中,其实是不可能会见到的。

        获得这消息以后,他也是立刻便跑了回去。

        必须要将这事报告给悉编掣逋,也就是吐蕃都护的意思,专门负责对外侦察、征讨等事务的官。

        而苏烈这边……

        倒是地皇后这么做,有些疑问,问道:“为何不让臣把他抓来,而且,还要让对方知道我们这边有玄甲军。”

        夭夭便道:“你说,要是让对方知道我们这里有玄甲军,他们会是是什么反应?”

        苏烈便道:“对方会怕,而且,说不定会乱。以为是我们北辰的谁来了。”

        夭夭:“那你说,他们明知道如此危险以后,会在此时选择跑吗?”

        苏烈:“唔……应该不会。”

        夭夭:“那进攻呢?”

        苏烈:“更加不会。”

        夭夭:“所以即便他知道,他也只会依旧在山上固守。而且,更不敢动了。”

        苏烈:“可若是万一,他们如今就去给鄯州、兰州方向的主力传递信息,暴露了我们的目标怎么办?”

        夭夭便道:“反正我们待会不一样会直接穿过去?至少,在我们穿过去之前,他们一定不会追,那么穿过去之后呢?”

        苏烈:“他们说不定会视为是我们这里有什么重要的人要跑,或者是想去哪里。”

        夭夭:“待会穿插的时候,我在最前面,你们都离我远点。”

        苏烈:“皇后您这是……”

        夭夭:“好让对方不要误会,是我朝的哪个有名的大将。”

        苏烈:“可如此一来,岂不是会让对方知道你在军中?”

        夭夭:“那更好,所有人都会被我吸引。你可知我为何要这么做?”

        苏烈便摇了摇头:“不懂!不过臣跪请皇后,万不能如此去做。”

        夭夭便道:“此时,我们尚且不知道吐蕃跟吐谷浑的情况如何,他们都打到那里了,说不定还没有到凤翔县,说不定才刚刚到兰州。若是此时敌方将领能知道我就在此处,必然会蜂拥而至。这么说吧,如果对方还没有打到凤翔,那就以我为饵,把对方引到凤翔,而如果对方已经过了凤翔,那可能我们还要把凤翔县城打下来,若是这时他们得知我就在这附近,他们会怎么说。”

        苏烈:“说不得全军倾巢而出,不惜代价,也要把皇后抓到。”

        夭夭:“这就对了。”

        苏烈:“可若是以皇后为饵,那谁来堵住后路?”

        夭夭便道:“自然是韩威。不过,对方的反应不一定会有这么快,万一韩威来了,而且把他们都灭了,他们甚至都还不知道我是谁,为什么会带着一群玄甲军,这也是极有可能的。”

        吃完饭。

        简单休息片刻。

        这边三千人,再次上马。

        而赞卓噶尔在听完了哨兵的话后,也是直接一惊。

        玄甲军是重骑,用来冲锋陷阵,一般若不是有行军总管在,根本不可能配有玄甲军。

        而羌族九部的首领闻知这个消息后,也是脸色大变。

        不是说好了,北辰的精兵都往北边调去了么,怎么会在南边,而且还是松州这么一座小城见到玄甲军,万一若是北辰的卫国公,因为卫国公打得他们最惨,他们印象十分深刻,那可怎么办?他们这里肯定守不住。

        是的!

        结果被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直接就把赞卓噶尔给带歪了。

        以为夭夭这是手握重兵,接下来肯定是要攻克这里。

        而且,肯定是身份地位不低的人。

        不然,谁给他的胆子在没有得到朝廷任命时,便敢主动出击。

        说不好,北辰早就防范着他们呢。

        可还是有一点解释不通,之前这边完全没有威胁,即便是他们二十万胜兵这事,那也都是最近掩盖不住了,才让对方所知道的,北辰百姓知道之时,他们都已经拿下鄯州城,正奔往兰州,北辰不可能这么快就在这里任命行军总管,除非是一开始就任命了。

        不管如何……

        这一支力量都不容小视。

        山岭之上,赞卓噶尔立刻便让士兵都戒备好,因为……

        接下来……

        对方说不定真的会进攻。

        就在赞卓噶尔军中一片流言蜚语,还好,却也只是局限在主帐中,幸亏严格控制住了消息传出去后,在夭夭这边三千人再次开拔之时,作为本次作战的主帅,赞卓噶尔也是脸色严峻地看着岭下的三千人。

        心想:此事不容乐观啊。

        只是,也不知道松州城如今有多少人。

        万一是一个军团的编制,那松州城此时可能便有超过两万人。

        打他们四万人,说实话,赞卓噶尔还有点心有惴惴。

        不过还好,他毕竟也是在山脉的左边埋有伏兵的。

        三万步兵在岭上守着,等到对方与自己接战以后,再让骑兵出击,这便是他的策略。

        只能说,如此一来,他们也不是不可以打一下。

        “唔……”

        三千人忽然动了起来,赞卓噶尔再看其身后,应该说还没有援军。

        “难道说……要在现在就进攻了?”

        “都做好准备,敌方似乎要进攻了!”

        鼓声响起。

        赞卓噶尔这边所有士兵立刻集合。

        而正当赞卓噶尔以为北辰的骑兵就要冲锋上来的时候,显然……

        却是他想多了。

        只见上马后,很快,北辰的骑兵就摆出了一副要逃跑的样子。

        更重要的是,前面他还都不怎么能够看得清,直到后面那三千骑又靠近了一些,这才发现,在骑兵队伍的最前面,似乎有一个女人。

        虽说夭夭还背着一个无线电,但是男人、女人还是很容易判断的。

        因为,若是男人的话,谁会戴兜帽、面纱。

        而且,即便离得还远,却依旧能让人感觉到,她身上的衣服似乎材质似乎不错。

        哨兵在大概距离为二百步的地方进行冒死观察,很快便将消息再次传回到赞卓噶尔的耳中。

        这下赞卓噶尔以及九部的首领就更是懵了。

        女人?

        为什么会是一个女人?

        当他们让所有士兵都严阵以待时,夭夭这边带着三千人,也是速度越来越快,很快便汇成一条直线穿过了山间道路狭窄之处,一下子就没了人影。

        “这……”赞卓噶尔。

        “对方该不会是就这样逃跑了吧?”

        赞卓噶尔不由得这么想,但是,他从未见过北辰的士兵这么贪生怕死的。这情况好像有点不对啊!等等!是不是他还遗漏了什么。那边不是没路吗?

        没错!那边原本的确是没路的。

        因为若是雨水多的时候,那条路就很不好走了。说不好,走着走着,前面就有一条断头路。

        可似乎也正因为那样,他才没有在那边布军,觉得正常人都不会走那边。

        然后……

        赞卓噶尔好像瞬间就明白了,如若是从左边的这一条道走,要翻山,走不快、吃力,而且还不知道大部分人常走的这条道,会不会有伏兵。

        而另一边呢……

        虽说不是大部分人走的道,但是却也正因为这样,反而安全。

        赞卓噶尔好像一下子就明白了对方的意图了。

        “对方是不想与我们接战,所以才走那条道的。”

        “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走哪里?”

        “而且,为什么会有一个女人?”

        ……

        一开始,赞卓噶尔也没往皇后的方向去想。

        虽说夭夭学兵法的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了,但最多,吐蕃的探子也就是回去告诉了吐蕃赞普。

        知道的人其实也并不算多。

        既然暂时还不知道夭夭的事,赞卓噶尔反而如今必须要考虑的是,他们要不要追。

        因为这支兵马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难道说,对方知道了他们已经在进攻兰州了?

        应该不可能。

        那对方如此无视他们,到底是在着急什么?

        然后……

        赞卓噶尔便让人去把阿旺晋美给赶紧叫了过来,打算让阿旺晋美派人去看看,顺便,还要给兰州的父亲传话。

        阿旺晋美听说是个女人,而且还有玄甲军相随。

        说实话,他一开始也不知道。

        不过,让人尾随过去,倒也是好的。

        他们这边要近一点,因而,应该还能追得上。

        “是,阿旺晋美领命!”

        然后,又是回去,这才让数骑往北追了出去。

        ……

        兰州。

        只能说打下来打得很轻松。

        五日前已经被攻下来了。

        因为事先,北辰就没有什么防备,而他们,也早就城中安排了间谍。

        兰州城人口并不多,拢共也就两千来户,万来人。

        当然,若不是各族杂居,他们也不好安排间谍就是了。

        打下兰州,洗劫了一空,虽说穷是穷了点,但也还是有不少的收获。顺便,再把城中的人杀光,以绝后患。

        然后,吐蕃与吐谷浑联军便继续往下一座城池直奔而去。

        到了凤翔县。

        凤翔此时多少已经有了准备。

        然而凤翔县,守军比兰州可谓更少,又因为吐蕃与吐谷浑联军四个门一起进攻,所以顷刻间便破了。

        守军在联军破城后,全数战死。

        这倒是把吐蕃给拖了差不多快有整整两天。

        要知道,他们这一次的劫掠,那也是十分讲究兵贵神速的。

        进城后,搞了一番破坏,以战养战。

        接下来,便准备全军开往渭州。

        只能说,按照他们这个速度,搞不好还真的能打到北辰的都城。

        连连的胜利,而且几乎不怎么费力。

        这让穆赤赞普的自信心不由得暴涨。

        不过很可惜……

        他的自信似乎也只能止步于此了。

        大量的人逃难到渭州,而渭州又是比较占着地利。

        护城河就是渭河,而且河宽差不多快有两百米。

        吐蕃与吐谷浑若是想打进渭州城,只能从西北以及东南两个方向打进来。

        其他地方都不宜大部队攻城。

        再加上,北辰还是有不错的守将的,州刺史崔温第一时间安抚民心,而且立刻组织士兵上墙防守,并给朝廷报信。

        以他看来,让他们在这里挡住吐蕃大军十天八天,应该都不成问题。

        但若是让他们出动出战,却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能是等朝廷的大军来了。

        然后……

        吐蕃与吐谷浑的联军果然一困便是八日。

        打了八日硬是没能把这城池给打下来。

        主要是,穆赤赞普依然在城中设有间谍,只是,这一次却不知为何没有成功。

        他当然不知道此事城中的情况,原本说好的,听到暗号就打开城门,结果,城中却是纹丝未动。

        这是因为吐蕃间谍想开门的时候,被提前辨认出。

        这就不得不夸赞北辰军的素养。

        前面那是太过于突然,没办法。

        然而,让你一城两城可以,但是再让下去,就太过了。

        再加上,渭州城本来就占着地利。

        而且,这里又靠近关中,明显,府兵也多了起来。

        见到这种情况,这显然是穆赤赞普没遇到过的。

        以前在平原、草原,他带兵打仗得多,像是这种持久的攻城战,却是比较少。

        不过从鄯州,一路到兰州,再到凤翔,他还是缴获了不少北辰府兵的精良盔甲。

        穆赤赞普推算着日子,如今,应该是差不多到薛延陀反过来骚扰北辰北面军的阶段。

        不行啊!

        他摇了摇头,感觉城中的间谍一没有了,他就打不下去了。

        这时作为宰相的噶尔东赞便道:“要不然,撤军吧。”

        当然,穆赤赞普还是有点不甘心。

        因为北辰陇右这几块地,并不算十分富裕,真正富裕的是关中。

        而且……

        此时他们就近在咫尺了,难道就这么放弃吗?

        于是……

        便只好再派人出去劝降,威逼利诱。

        然而渭州刺史崔温依然不为所动。

        为什么,因为援军已经在路上。

        说起来,他也觉得奇怪,明明他的信才送出去不到一天,结果就收到了来自辰都的消息,让他坚守,援军已经在路上。

        这就太奇怪了,因为按照过往经验,他至少都要在七八日后,才能收到回信,当然,快一点的话,六日就够了,但朝中面对如此大事,肯定要商量,这商量就需要时间,所以本来崔温已经心里作着打算,自己要守住吐蕃与吐谷浑大军至少半个月,才有可能等来援军。

        然而……

        好像朝廷这一次知道得竟然比他还快,他甚至都要怀疑。

        这驿馆送信的是不是敌方的奸细。

        “你是如何得知的?不对,你为何要将此信交予本官?”

        然后驿卒也是一脸懵逼,这是辰都的上官让他送来的啊。

        怎么了?

        有问题?

        而在这八日里。

        松州城西北三百里的甘松岭。

        一场颠覆所有人认知的大战,也是在一个时辰不到,就结束了对峙。

小说软件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