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在线阅读 - 第九章 商量

第九章 商量

        青竹离开后……

        彩云却是眉头皱了起来,觉得有点可惜了,看着正在打开盒子的夭夭说道:“姑娘为什么不答应啊?”她想了想,加入青竹她们,一起专门接一些私活,以后,甚至都不用妈妈这个角色,她们自己就能养活自己。这样的提议,真的挺让彩云心动的。

        然而……

        夭夭却是知道,这哪里有那么简单。正如记忆中的那句话说得好,勇者打败了恶龙,最终自己也成为了恶龙。

        青竹的想法是好的,但是这样的做法,始终并没有改变什么,甚至在实际的操作中,可能还不如原本有妈妈在的时候,她总喜欢用最坏的目光去看一个人,但青竹显然,只是单纯地想这么做而已,甚至,她都没能考虑到那样做的后果。

        不过有一说一,夭夭并不觉得这样的想法很差。

        因为,青竹的想法已经完全接近于另一个浩瀚文明的‘明星走穴’了。只是恐怕,现在就是她自己,都还没有想好接下来具体要怎么实施吧。

        在青竹仍然迷茫之际,方向抓不准的时候,只知道有了她以后,事情一定会事半功倍的时候,机智如夭夭,已经完全想到了一条无限接近于切实可行的办法。

        以前,青楼女子一般都是服务于家里有钱的文人士子,以及自己有钱的巨贾,一般都是一对一,或者一对多。不知道青竹有没有想过,一对一千。

        虽然这条路也会有一定的风险,但是远比单纯地只是服务于几个熟悉的文人士子,以及有钱的巨贾要靠谱的多。

        因为糖吃多了也会腻,不少文人士子的耐性也是有极限的,当不断把钱花在你身上,却丝毫没有得到回报的时候,到时候,恐怕就会撕破脸皮。

        夭夭表面上似乎什么都没想,其实,内心却是极其活跃,把一切会发生的可能都考虑在其中。

        听到了彩云的话后,也是这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彩云,并且回道:“我们不缺钱。”

        “怎么不缺钱了?姑娘你有想过以后吗?吃喝住,那里都要钱。”彩云就要一脸语重心长过来跟她讲道理的时候,夭夭也是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样子。

        毕竟,像她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缺钱呢。

        她是神!万能的神!

        不过这些即便跟彩云解释,彩云也不一定能懂。

        ……

        而在夭夭这里没有得到任何收获以后,紧接着,青竹又是去了其他的地方。

        因为整个美凤院不单单只有夭夭,还有绮菱,甚至还有一些已经年老色衰,三十好几的老女人。

        美凤院的妈妈是个好人,别的青楼,你要是已经年老色衰了,说不定二话不说就把你赶出青楼,让你自己自食其力了。

        然而,妈妈不但好吃好住地供着,而且,还给她们专门介绍客人。

        因此,这部分的人,数量也不少,但在此前,大多因为自己手里都还有些积蓄,所以要不已经自行离开了。要不,就应该是准备上山当道姑了。

        如今还能够留下来的,要么是感念美凤院曾经对自己的好,迟迟不愿意离开。

        要么,就是说到底,也很难有个去处,干脆留下来等充入教司坊。

        这部分的人,大多已经看破红尘,甚至,其中可能说不定还有十年前美凤院的花魁。

        这些人无论是琴棋书画歌舞方面,艺业肯定是有的,因此,这自然也成了青竹要拉拢的对象。

        只是啊……

        进展似乎也是不怎么顺利,大部分都表示,自己早就看破红尘了,正打算回乡下安安稳稳地过日子。

        现在,青竹这么折腾来折腾去,她们自然是受不了的,而且,青竹自己的计划,本身也漏洞百出。

        这不,此时一处院子里,一位年纪三十已过半的,曾经也是当年美凤院赫赫有名的花魁的女子,便安慰着青竹道:“其实,她们这么想也是人之常情。一般到了我们这样的年纪,就算是我们想,也没人要。还不如好好地找一地方,安置下来,安安稳稳地过上隐姓埋名的日子。而且说起来……相比起这个……青竹你还不如从良后,好好地找一户好人家嫁了。”

        确实!相比起青竹说的。找一户好人家嫁了,是不是更直接一点。

        而且,像青竹这样的,那是绝对不怕没人要的。

        怕就怕,青竹自己眼高于顶。

        然而,青竹却是摇了摇头,先不说自己喜欢的人并没有出现,要是她自己就这么走了,那下面那些跟着她的女孩儿们怎么办?

        难道……

        让她们也都嫁了吗?

        她们有的才十一、二。

        而且,像是她们这种出身于青楼的女子,一般嫁过去,也只能是当妾。

        最完美的当然是每个人都能遇上自己的如意郎君,那样即便是当妾,日子说不定也能过得好一点,然而,现实那会处处如你所愿。

        “梅姐姐说的固然好,只是……我暂时还没有这方面的想法。”

        “你呀!”见对方不愿意谈这个,紧接着被叫做梅姐姐的女子也是道:“对了,你刚刚说到那位姑娘,那位姑娘,可有落脚之处?”

        青竹也是摇了摇头,回她道:“这我却是没问。只不过……大概也不会好吧。”

        “那绮菱那边怎么说?”

        “我还没有去问。”

        女子便抓着青竹的手,道:“不管怎么样,日后你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提。对了,我听丫鬟说,那位姑娘的古筝弹得极好?”

        “是真的。”

        “倒是可惜了,昨天没听到,离太远了。”

        “三天后,她说她会当着绮菱的面弹一次,要是梅姐姐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去看看。”

        被叫做梅姐姐的女子便笑着说道:“唉,我都一把年纪了,还凑什么热闹。”

        “这跟年纪有什么关系,梅姐姐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好奇?你要是去了,一定也会大吃一惊的。”

        ……

        青竹最后去的才是绮菱的住处。

        绮菱应该是美凤院中年轻一代最有钱的,所以她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将来。

        而且,相比起这些,学会如何突破古筝弹奏的极限,才是她现在最为关心的。

        只是……没有师父领进门,光凭自己,还是很难做到。

        这个时代的古筝,大多都不怎么注重技巧。

        因为,本身也不需要那么多的技巧。

        毕竟吟唱一首古诗或者是词,以很慢很慢的节奏就可以了。主要是为了突出古韵,一般右手弹出单音,左手利用揉、按、吟、注、颤等技巧给右手所弹奏出来的音以润色,增加乐曲色彩就够了。

        这有点类似于琴的演奏方法了,关键,还没有琴那么意蕴悠长、意境那么好。

        这便是古筝尴尬的地方,但夭夭的出现,却打破了这种尴尬。

        她几乎是逆着古筝要向琴靠近的思路,反其道而行。

        在绮菱看来,夭夭的弹奏绝对是举世无双的。

        绮菱手掌按在了筝弦上,筝弦的震动都被她按了下来。抬头问道:“怎么今天这么有空来我这里?这可不像平常的你。”

        “是想跟你商量一个事,一个月内所有人就要决定好自己的去处,你有决定了?”

        绮菱起来,道:“还没有。”

        反正……

        以绮菱人长得既漂亮,又是上届花魁榜甲榜前十,再怎么落魄,也不可能到没饭吃的地步。

        不过,既然青竹今天来了,那意思就是说,青竹有主意了?

        “坐。”

        她伸了伸手,示意道,然后又是让身边的丫鬟去端来茶水。

        青竹随后也是把自己的想法直接说了出来,意思就是,以前她们接客,都需要经过妈妈,而且,客人的钱还要分一部分给妈妈作为青楼的日常运营费用,但是,既然现在妈妈已经不在了,那么,她们大可以自己出来接客,而且,所得的费用也不需要再分给妈妈。

        这乍一听,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只是……

        也有一个问题。

        那便是,以前客人都是妈妈接回来的,那么,妈妈没有了,她们去哪里找客人?

        所以,青竹表示,她接下来希望通过参加花魁之争,假如她有名了,那么,客人自动就会找上门来。

        但是……

        绮菱便说了,“你说的这个,我自己也可以做。”

        对啊!

        既然这样,各自自食其力,不就好了。

        然后,青竹便道,“自己一个人固然可以,但是一个人能有多少客人,所以我希望能够成立一个金兰社。”

        “那最终,还不是青楼。”

        绮菱一语便道出了要害。

        “只卖艺,不卖身,你可以看作是戏团。而且我们只接宴会的生意。”

        既然是宴会,那就需要很多人。

        “额……”

        绮菱停下来一会会,“但是这样生意就会少了很多,差不多十去八九。”

        “是!”

        青竹艰涩地点点头,也知道这很艰难,但随后她又说道:

        “但也算是自食其力。”

        确实!

        这办法,虽然不是最好的办法,但是,也已经是目前最好的了。

        至少,专业对口。

        但是这不会偷税漏税吗?万一官府查起来怎么办?

        是的!

        这就是一个漏洞了。

        然而……

        相信只要不做的太过分,应该问题都不大。

        听完了青竹的话,这的确是目前来说最好的办法。

        绮菱饶有深意地最后看了看青竹。

        最后还是傲娇道:“反正,我也没什么好的去处……只不过,要是我觉得不行的话,我会立马离开。”

        “当然!”

        青竹也是立马高兴地道,毕竟,她们又没有签卖身契。

小说软件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