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百思难解

第一百四十九章 百思难解

        坐在一颗高大的不知道是什么树的树下,诗,夭夭肯定是写不出来的,不过画画倒可以考虑一下。

        当然,一开始也不着急着立马就动笔,毕竟这是秋游,而不是赶作业。

        在脑海里先反复地研究了那么会,确认步骤大概差不多就是那样了,夭夭这才苒儿跟秋儿的帮助下,开始动起了笔。

        啪地一下下去,第一笔你还别说,真的让人不觉有几分大师的风范,只可惜,之后又加了几笔以后,整个画面就有点糊了。

        苒儿跟秋儿两人看了,也不知道她想画什么,而夭夭则是在对比着,这到底跟教程有什么相差的地方。

        为何,她跟着教程画的,可画出来的感觉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感觉。

        其实学画画,还是十分需要想象力的,同时,还十分需要有抽象以及总结的能力。

        光是模仿,而没有自己的想法,即便此时偶然模仿得像了,难免以后,还是会画不好。

        所以,接下来,夭夭也是一点点去尝试,她曾与青竹、绮菱她们说过,她并不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她的确没有骗人。

        这不,当她在这里画虾的时候,她就完全没有展现出有什么特殊的天赋。

        在试了几个草稿之后,虽说画是画出来了,但总觉得有那么一丝丝的不对劲,之后,夭夭便又不得不重新比对。

        而且,这一次,在比对的同时,还得结合理论来,“硬壳透明,需由深到浅。而虾的腰部,一笔一节,连续数笔,要由粗渐细。”

        夭夭自己在嘴里不知道嘀咕着什么,苒儿跟秋儿,又是没有学过画画,自然也不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李承乾那边似乎也是终于都想到要怎么写了,顿时,绿篱也是侍候在身侧,很快,李承乾便写下几行字,当然,李承乾又不是什么诗仙李白。

        在写下了两句后,他就又卡住了。不过好在,没多久,他便似乎已经了想到解决的办法。

        接下来很快就把整首诗给写完,比夭夭这边,显然要快得多。

        不过其实夭夭也不差,毕竟,一个是悟性在那里,第二个则是教程十分详细,齐白石需要毕生的研究,才能画出活灵活现的虾,而后人通过研究他的虾,可能只要他十分之一不到的时间。

        至于夭夭,她也并不追求跟齐白石画得一样好看,只需要精气神有了,像是那么一回事,而且,她只画一只,而不需要每只虾的神态都不同。

        那这难度对她来说,还是比较低的。

        只不过……即便说是这么说吧,可为了画好这一只虾,还是废了她不少稿纸。

        她都已经拿画过的稿纸的背面也翻过来重复利用。

        如此……

        大概是试了差不多两三百只,这才渐渐地找到了一种感觉。

        最后……

        手上的稿纸都被她用光了,正好李承乾又看了过来,夭夭便问苒儿,还有稿纸吗,苒儿便去找那负责的宫女问了问,回来回她道:“全都在这里了。”

        “额……”

        夭夭也是觉得有些尴尬。

        李承乾已经往这边走了过来……

        “罢了!”

        夭夭随后也是从之前第一张她画得有点浪费的稿纸里,撕下一点点小小的边边角角,将她实验过后,最好的虾给画了出来。

        只是,或许是还没有熟练掌握,再加上大小不同,笔锋力度不好控制,最终,这画出来的离她预想中的,却是出现了不少的偏差。

        然而……

        李承乾已经走近。

        夭夭便只好放下笔,一副尽力了的表情。

        “你画好了?”

        李承乾一边问,一边拿起夭夭最后画好递过来的来看。

        只见一团东西便糊在了那里。

        与此同时……

        他也看到了夭夭练习的草稿。

        不过……

        其实也没差多少,因为草稿中,很多都只画了躯干,还有画错了一些小细节,以至于不能用。

        或许是兴之所至,让夭夭也是忍不住说道。“臣妾尽力了。”

        虽然夭夭画得是惨不忍睹……

        但李承乾却不以为意,甚至,还把地上散落的草稿都一一捡了起来。说道:“画得不错!灵动活泼,栩栩如生!神韵充盈,笔笔传神!堪称一绝!”

        还称赞起了夭夭来,而且还是没有带着撒谎的成分。

        是的!

        他的确没有撒谎,因为看夭夭这个样子,估计也是第一次画虾,而今天只是看了一眼虾,便能够画出这种水平,看上去还颇有门道的样子,已是实属不易。

        所以,他这真的不是眼瞎,没看出这画得并不好。

        相反,他觉得,夭夭实在是太聪明了!

        他其实也跟名师学过画画,然而,你若是现在让他把方才看虾之所见画下来,他肯定是画不出来的,但是夭夭,却不但画出来了。

        通过这一张张的稿纸的变化,他也都完全可以看出夭夭的用心。

        是啊!

        就算是夭夭真的把这虾画得再好,都远远比不上这“用心”二字来的重要。

        另外……

        以往夭夭在他的眼中简直完美得不像是个人。

        如今……

        却总算是让他找到突破点了。

        之后……

        两人便又是针对这稿纸之上的虾而作了一番讨论,夭夭倒是说了,这不算,若是有纸的话,她还能画得更好,然而,李承乾也是回道:“不需要了!我觉得这就很好。”说完,还扭过头去吩咐一名宫女,让那宫女把这一叠画作给认真收好。

        虽然夭夭所画的虾有点像是被人吃剩了的。

        有些只有头和眼睛,有些只有尾,有些只剩下一个钳。

        而若是器官齐全的,那必然或是比例不对。

        或是身体部分颜色深浅难分用墨不均。

        然而……

        便是这样的一幅全是草稿组成的虾,却正因为这样,而更显价值。

        见李承乾二话不说,就让人把画给收起来了。

        也罢!

        这虾就不再议了。随后,夭夭也是去看了李承乾写的诗。

        有河水、有阳光,有渡头,有她。

        虽算不上十分朗朗上口,但却也对仗得工稳齐整。

        而且,诗文一点都不媚俗。

        只是……夭夭却绝口没提要他的诗,这或许是对他最大的打击吧。

        原本以为已经进了一步的他,顿时又觉得路漫漫、道阻且长。

        还是说……

        是因为他写得不够好,又或者说,写得太过于露骨了?

        李承乾百思难解。

小说软件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