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客 - 其他小说 - 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正常人,一定不会想到要这么做

第一百七十九章 正常人,一定不会想到要这么做

        这一天是中秋,自然,不管是太子、太子妃,还是皇帝、皇后以及皇帝自己的后宫,今天都要齐聚一堂。

        而除了这些人之外,以往,若是高祖还在时,自然是由皇帝领着太子向高祖拜贺节日,然而,如今,因为高祖已经不在了,所以这皇家,自然又是少了几分生气。

        不过好在,今年他们又增添了新成员,那便是夭夭,虽说人少,还是少了点,但总算,却也不像往些年那么尴尬。

        跟在李承乾的身后,与皇帝、皇后说了一番拜贺的话,随后,这才一起进晚膳,夭夭也是能够明显地感觉到。

        这皇宫,虽说是个好地方,但果然,地方大,就会容易想的冷清,这样的情景,尤其还是分餐制,都自己吃自己的,就更是冷落。

        得亏皇帝没有让她写什么跟月亮有关的诗,最多最多,也只是被皇帝的妃子调侃了几句,而且都是连着李承乾一起的善意调侃,倒也没发生什么特别重大的事。

        而在用过了晚膳后,接下来,妃子们自己赏月,男子不需要拜月,而皇后则是拉着夭夭,让夭夭陪她走走。

        而在走走的过程中,皇后也是语出惊人,问夭夭道:“夭夭,我问你个事,你与乾儿他同房了?”

        “母后为何要这么问?”夭夭便回道。

        “你就说你们同房了没有。”皇后。

        “额……还没有。”夭夭说道,不过她们倒是天天同床。

        “这就好!这就好!”皇后也是道。

        接着她又说道:“你先不要与太子同房!”

        “额?为什么?”夭夭也是懵了。

        之前教我跟太子同房的人是你,现在你又这样说,母后,你的意思让人很难懂啊。

        只见皇后朝她转了过来,皇后自然也知道她心中会疑惑,便解释道:“陛下已经跟我说了,要把你封为太子妃,可历朝历代的太子妃,都是直接从外面迎娶回来的,从未有过从低级的妃嫔,升为太子妃这样的特例。太子妃是太子的正妻,这跟其他妃嫔自是不同,难道你就不想有一个完整的婚礼?”

        这其实也是为夭夭考虑啊。

        人这一辈子,婚礼只有一次,估计谁也不想自己人生当中最重要的一次,却变成了只是一道册封下来吧。

        皇帝今日下午的时候便与她讨论过了这件事,就算不为夭夭考虑,那自然也是要为太子考虑的,必须给李承乾一个完整的童年,所以,皇帝打算完全按照古时六礼再加上太子纳妃又新增的内容,给两人重新办一个婚礼。

        皇后这么一说,夭夭顿时便懂了,弄不好,婚礼结束后,她就真的被破瓜了,她就说,今年她觉得自己有血光之灾,这就是她为什么三年前就策划好了,一定要离开美凤院的原因,而且是最直接的原因。

        不过夭夭还是顺着皇后的意思,没有说话。

        然后……

        皇后就当她默认了,随后,又是跟夭夭问起了夭夭的父母现况,毕竟,这六礼有很大部分,都要由男女双方家长来完成,那皇后总得知道夭夭的父母还健不健在。

        这个就比较麻烦了,

        所以,夭夭直接把自己说成是孤儿,这倒是省去了不少的麻烦,虽然与此同时,也多出了不少要解决的问题。

        不过夭夭倒是提议道,她一向都把彩云当成是自己姐姐,所以可以长姐为母,让彩云充当一下长辈。

        而皇后这边听了彩云的事,也是颔首,说道:“虽说身份低是低了点,不过,倒也还说得过去。”

        无形中,夭夭又给彩云拉了一个诰命夫人。

        不需要实权,不用做事,就能有俸禄,谁不想要一个这样的加封,这相当于退休金,都有了。

        ……

        中秋一过。

        果然!

        就封彩云为诰命夫人,而且品级是六品,当然,北辰其实没有六品的,他们一般都只封五品以上的,而且封得比较随意,所以,这对于北辰来说,也是首创了。

        当宣读敕旨的太监来到这外面的宅子,便是看这宅子,都觉得,羸奉仪就是羸奉仪,你看,住的房子都是如此别具一格,难怪能出羸奉仪这样的女子。

        不过,这皇宫里突然来旨,却是把屋子里的人都给吓了一跳,小晴便说道:“该不会是夭夭姑娘在宫里犯了什么事了吧?”

        大琴立刻一个拳头打在了她的脑袋上。

        青竹、绮菱等人自然也是十分惶恐的,等到这太监读完了敕旨,众人这才反应过来,还好,不是犯了事,不过,突然册封彩云为诰命夫人,这也是让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一位傅姆,就是小时候照顾李承乾长大的保姆,在太监宣读完了敕旨后,又带来了皇后的话,当然,这个就是私下里,单独对彩云说的了。

        这便更是让其他人好奇,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终于都把所有客人送走后,彩云依然头脑有些混乱,小环自然也是上来问道:“方才那老妇跟你说了什么?”

        众人都好奇地听着。

        彩云也是嗫了嗫嚅,这才说道:“姑娘要被封为太子妃,那人来是跟我说,让我充当一下姑娘的长姐。主持一下婚礼的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

        “什么!”

        众女皆是道。

        之后,李弘成跟程怀默也来了,听说了这事,也都惊掉了下巴。

        “这不寻常啊!”

        李弘成说道。

        “这不合礼制。”程怀默说道。

        “但是这样的情况,也是前所未有的。”

        李弘成道。

        说完,李弘成又接着道:“算了,管他呢,既然都已经可以把彩云姑娘封为诰命夫人了,那自然,群臣那边,至少中书门下,肯定都已经是打点过了。”

        确实!群臣这边,三高官官都不反对。

        只不过……

        异议自然还是异议的,比如说,虽然六位宰相都见过夭夭,可其他人不知道夭夭是什么人啊,难免,就会发生一些情况。

        但皇帝已经决定这么做了,自然,也就不会理会他们。

        第一步,先是封彩云为诰命夫人,之后,自然是按照流程来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一步步地来。

        纳采:男家请媒人向女方提亲。

        问题不大。

        问名:女方答应议婚后男方请媒人问女子名字、生辰等,并卜于祖庙以定凶吉。

        这个可以作弊,就算是凶,也可以变成吉。

        纳吉:卜得吉兆后即与女方订婚。

        有彩云在做,没毛病。

        纳征:又称纳币,男方送聘礼到女方家。

        此时,也有彩云负责收礼、回礼。

        请期:男方携礼至女方家商定婚期。

        不用说了,我同意!

        原本这一番流程下来,便是正常人家,没个把月,估计都谈不下来,但这一次,因为全部都打点好,但凡要不要同意的,都直接打勾同意,所以,却是比一般正常人家,都还要快。

        与此同时……

        朝堂之中,自然,也是出现了不少的声音。

        众人倒也不是说不让夭夭当这个太子妃,实在是,过往从未有过这样的先例。大家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觉得,这样或许不妥,哪有已经进门,又重新进门的。

        此时,一位恰好在辰都的山东大儒,更是上奏,他要面见皇帝。

        不过,皇帝却表示并不想见他。

        皇帝虽然是个圣明的皇帝不错,但并不代表他凡事都会依着别人的话来,皇帝也是有小性子,有脾气的。

        当年我向你们这些山东氏族求亲的时候,你们看都不看朕一眼,如今,朕娶个儿媳妇,你们在这里胡乱地指手画脚做什么。

        当然!

        为了合乎礼制,皇帝还是让礼部以及鸿胪寺等德高望重的官员,务必拿出一套切实可行的办法。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

        为了给李承乾一个完整的童年,这进了门,又再娶。的确有点说不过去,无论他们如何去掩饰。

        在这期间……

        自然,夭夭也是回了自家宅子。

        她倒是对自己的事不怎么上心,都自己婚期了,还指挥着青竹跟绮菱,要把‘女子三十二乐坊’的商业计划推行下去。

        于是……

        在‘女子三十二乐坊’正式开店之际,这位山东大儒听说了夭夭便是这‘女子三十二乐坊’的幕后操纵人的时候,也是来到店门前捣乱,既然皇帝不见他,他便坐在这里,让所有人都知道这进了门,又再娶,是不合礼制的,意思就是,皇帝太乱来了,他最多只能接受,皇帝给夭夭一份册宝,而不接受再娶,结果,他一闹,‘女子三十二乐坊’这店里就更热闹了。

        青竹跟绮菱都很担心这样的情况,都神色怏怏。

        “夭夭姑娘,难道你就一点都不着急吗?”

        然而夭夭……

        却一点都不在乎,那可是山东大儒啊,一个广告牌就这样放在自己店门前,她着急什么啊。

        是的!

        虽然店门前有人在那里坐着,但是这丝毫不影响别人到店里来买东西。

        毕竟,这大儒肯定是斯文人,他不能自己,或者是怂恿自己的弟子进店砸了她店里的东西吧,那皇帝就有借口把这位大儒投进牢房了。

        皇宫中。

        皇帝这几日来也是被烦的焦头烂额,问魏间道:“魏间!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卢涛还在市场里坐着呢。”

        “那夭夭那边又如何?我听说,那是她的店?”

        北辰初期,可是明令禁止,官员不得经商,要是夭夭身为太子妃,做这事,难免会为人所诟病。

        魏间便道:“老奴查过了,太子妃的确在后面出谋划策,但是,那与太子妃完全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老奴还查到了这个。”

        之后,魏间便把夭夭所写的‘女子三十二乐坊’的《合伙人制度》,给呈了上去。

        皇帝一开始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越是往下看,却越是心惊,而且,虽然还不知该如何评价这东西,但冥冥中却觉得,这东西似乎有点意思。

        这份制度在初初一看,他觉得有点像是互帮互助的一个组织,但后面,当看到她们的利益分配,以及其他的规定章程后,他又觉得,这东西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个‘女子三十二乐坊’通过自己内部的结合,来进行自救的方式。

        然而……

        皇帝甚是不解,她们凭什么觉得自己做生意,就能做得好?

        为什么他能感觉到一股迷之自信?正常人,一定不会想到要这么做。

        更关键的是,这是一份看上去十分完善的利益分配制度。

        所以……

        皇帝接下来也是道:“魏间!给我召太子妃,额……召太子过来。”

小说软件排名